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十年代生人

简约就是美好,真实就是力量!

 
 
 

日志

 
 

9月28日辽宁日报北方副刊《草木祖国》  

2014-09-28 12:1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28日辽宁日报北方副刊《草木祖国》 - 万一波 - 六十年代生人

 

前马连侵的秋风刚刚吹过,那木斯莱便陷入沉思。

科尔沁南缘的这座湖泊,以沉稳的波光和五色植被静处,唯有苍茫的芦荻飘摇,仿若智者皓白的发须。

如果上溯,养息牧河不仅有广阔的流经,也有许多美好的故事。这片昔日满清皇室的牧场,以其丰美的水草和各种野生动物附载,曾经吸引康熙、乾隆、嘉庆、道光四位皇帝,先后10余次东巡狩猎。那些逶迤的卤薄和弯弓的身影都沉淀在那木斯莱这片湖水中。

那木斯莱向北,是著名的科尔沁草原。那里的青草曾经西挽锡林郭勒,北接呼伦贝尔,丰美着一个强大古国的传说。然,这一切,都停顿在无休无止的杀伐、践踏和掠夺中。

20多年前暑期,在彰古台。我去探望一位同学。辽西北平顶的土屋上,沙子足有两厘米厚,院子和窗台因为经常打扫,没有积沙,但仍能看到扫帚扫过的痕迹。后院的土墙,沙子像一条巨蟒,已经爬上墙头。那天黄昏,我们遇上大风。同学跟家人急忙撂下手头的活计,拽上铁锹,抱上稻草就往后山跑。待我跌跌撞撞地跟到山坡,看到他们已经在沙地里挖起地穴,然后栽上草捆,为幼小的樟子松苗阻挡风沙。晚饭后,同学爷爷不眠的长调撕开夜色,飘飞的音符尽管也在叙说草原的往事,但是,我的耳廓里旋转的却是唏嘘人声和呜咽的琴弦。

章古台位于彰武县北部,地处科尔沁沙地东南前沿。眼下,站在辽宁省固沙造林研究所的瞭望塔上,映入眼帘的是松杨挺立的姿态和纵横交错的粮田,“黄龙”肆虐的身影已经不再。眼前的景致,不禁使我想起20多年前的那个黄昏。一边是肆虐的风沙,一边是脆弱的小苗,而人在中间。正是因为良知的觉醒和理念的浇灌,才有了今天林茂粮丰的彰武;才有了此刻我们惬意的行走。如今,养息牧河畔的人们还在讲述关于草和树的故事,在他们眼里,一棵草或者一棵树就是一个家,而无数的草和树环抱的家园,就会连绵成美丽的祖国容颜!

因为祖陵的存在,清朝的皇帝们经常要巡幸辽海这片土地。除了养息牧河流域,还有一个叫做柳条边的地方,也是皇帝们必到之所。柳条边始建于清康熙年间,是清廷为维护“祖宗肇迹兴亡”,防止满族退化,保持国语骑射之风而修筑的标示禁区的绿色篱笆。它横亘于辽东边界,与山海关相接,被称作“绿色长城”。“封禁”时期,这里作为皇家猎场,不仅见证了那些帝王的威仪雄武,也奠定了多少阿哥的成人大礼。大清朝把子嗣的延续看得过重,而忽视了“开禁”带来的灾祸。

我小的时候,在虎山头的姥姥家,还见过那些用“柳树毛子”筑起的墙,墙外是滔滔鸭绿江水,墙内是葱郁的青山。不知何时,有人把第一把蚕放到山上,将肥美的柞树叶吞噬殆尽,继而是蚕场沙化,青郁的山体遭遇了难以逆转的劫难。尽管这些蚕们吐出了占全国70%的柞蚕丝,使许多人从粗布陋衣穿到绫罗绸缎,让我们的父兄腰包渐渐鼓了起来,但,代价也是沉重的,那是舍弃祖国大美山川成本的沉重。

前几年听说,我的同学中学毕业后回到边门老家,包了两座山放蚕,日子过得有模有样。上次回老家正巧遇见他。交谈中得知,实施青山工程后,他用政府退蚕还林补助和多年积蓄,建起了生态旅游山庄,生意火得了不得。在山庄中,至今还保留着一小片蚕场,那是作为体验项目供游人参观的。生态文明的号召推动着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转变,我的同学跟他的子孙们也因此过上了水丰草美的日子。

夕阳掠过平静的湖面,一只迟归的白鹭安然地依偎在那木斯莱水灵灵的睫毛上。

 

注:那木斯莱又叫“那木斯莲矮”,蒙语意为“开莲花的泡子”或“莲花盛开的湖”。位于阜新市彰武县东部四合城乡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