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十年代生人

简约就是美好,真实就是力量!

 
 
 

日志

 
 

3月14日辽宁日报北方副刊《逝去的帆影》  

2014-03-19 06:4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很难见到一条船了。水无舟,则失生动;舟无帆,则显呆板。辽河里因为没有船和帆,自然缺少许多精彩。

一条搁浅在沙滩上的小船,正在用即将风化的形容,追忆一条大河的莽莽苍苍,一座码头帆樯林立的过往。

通江口。一座水路码头的旧址。

县志办老王从齐腰深的蒿草中翻现一坨发黄的夯土,告诉我这里就是原来的码头。而钩沉历史不能仅凭古迹,还需有典籍佐证,好在事先我查阅了一些资料,关于这座码头,已经知道了许多。

“水路交衡,五方杂处,为北路商务总汇之区”,“自通江口达于营口,帆樯如织,擅水利之便”,“殆舳舻相接,帆影覆河之观”,“而往来河上者,尚艨艟如卿,大有掩江之势”,这是上个世纪初徐曦在《东三省纪略》和日人小越平隆在《满洲旅行记》里的描绘。民国大总统徐世昌当年也考察过辽河,他的说法是,通江口“共有商铺 174 家,其营业以粮为最大,栈主皆山西巨富……昔年积粮多至百余万石”。

站在那块夯土台子上,我的思绪被绊住,仿佛置身于帆影叠嶂,人潮熙攘的历史岸边,心中搏动挑夫沉郁的步子,血脉激荡响亮的号音。

因了一条大河,南方的百货,营口的海盐得以北运;东北山珍、木材、粮食每每集中于此,装船南下,经由牛庄(营口)散布全国。这条汩汩流淌的大动脉,不仅交流了物产,也造就了大大小小的城镇,通江口便是其中之一。

在现代文明的烘托下,大街显出今日繁华。若不经意,你会觉得这个小镇与中国北方任何一个小镇没有什么两样。然而,当你细细打量,就会发现历史存留的些许密码,仍在讲述一个又一个生动的故事。

一堵残墙,一座旧屋就是一个标识。老王告诉我,光绪年间,由各地汇集到通江口的商船每年2万余只,自然形成粮谷、货物聚散地。各地资本云集而来,钱庄有官银号,粮栈兼大商业有山西乔家的“广源达”、“公源”,河北白家的“泉胜涌”,河南张家的“德兴广”等。小商小贩100多家,专门推销大商号的杂货。许多小业主经营日常需用的小作坊也是生意兴隆。街面上旅馆、饭店、书馆、戏院、茶社、浴池、大车店等应有尽有,还有天主教和基督教教堂以及各国商社和领事馆,通江口一度成为租界地。

心中杂陈未经细品,老王带我走进一座院落。这是四间普通民房,进得柴门,院落里一片青葱的玉米地,在老王的吆喝下,女主人顶着一脑袋蜘蛛网出门相迎。转过玉米地,但见一溜平房,平顶翘檐,细木门窗,颇具山西民居风格。房屋举架不高,七月的玉米就能轻松掩住,而开间大,我步量了一下,足足有七米,这样的房屋适合延引接洽和加工囤积,一看就不是普通民居。

这里就是乔家大院旧商号的遗址。

房屋破落,成了房主堆杂物的场所。透过暗淡的光线,依然可见当年油坊的影子,几台不完整的榨油机萎在墙角,地面上装机底盘还在,螺丝尚可扭动。女主人告诉我们,房子是生产队分的,丈夫当初是开油坊的,那年闪了腰,就干不了重活了。

望着老屋开裂的墙缝和屋顶日渐繁茂的青草,我竟然说不出一句话。逝去的生动已经完全逝去,而流在人们心底的大河依旧澎湃,并且正在以一种别样的姿态,高扬起风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