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十年代生人

简约就是美好,真实就是力量!

 
 
 

日志

 
 

《遥远的祺州》发辽宁日报北方副刊  

2013-05-22 17:19: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远看,坐在土岗上的那个黑衣人活像一只蹲坐着的鹰。

羊群,在耕作前的玉米地里吃草,牧羊人坐在土岗上眯缝着眼睛,西南方向刮来暮春的风,经过一座辽塔,吹向野地,便有了旷古之感。

风吹千年。这座古塔虽已修缮,也还遗存着旧时面孔。坐佛、协侍、飞天等绝非今人所为,漶漫是漶漫了些,但依然达意甚至传神。

放羊的老汉眯缝着眼,一动不动,像一个哲人陷落思索状态。而村民讲,此老汉并非哲人,却是一个得瑟的主儿。去年春上,老汉在犁地时,翻检出一坛古币,抱得家来,逢人便拿出把玩。后有村民家里造屋上梁,向老汉求要几枚铜钱镇宅,遭老汉拒绝,遂起妒意,将此事报告当地派出所,警察来了把老汉和那罐子铜钱一起带走,铜钱被扣下没收,老汉也被扣下蹲了十五天拘留。

村民们翻地翻出铜钱是常有的事。有文物学家说,这些铜钱来自不同朝代,有唐代“开元通宝”,北宋“黄宋通宝”、“景德通宝”、“崇宁通宝”,金代“大定通宝”等等,有时还翻出过铁铡刀、镰刀、石臼、石磨等生活用具,至于遍地的陶瓷残片更是不足为奇。这是一块上好的玉米地,当地人称“佛眼珠”,旱年不干,涝年无灾,旱涝保收决无亏欠。

老汉坐在最北面的土岗,他的东面、西面、南面都有隆起的土岗环卫。而中间的这块地就是所谓的“佛眼珠”,大约有100亩。奇怪的是辽宁中部土壤多为黄壤土,而这块地却是黑色的熟土,尽管遍布瓦砾残片,但不影响耕作和收成。

这土岗围拢着的就是祺州——一座耶律阿保机时期的辽代古城。

走在古城东西向的官道上,我的思绪辽远起来,自己俨然成为一座1300多年前的市井人物。遭掠时的惊恐不定,后来的安身立命,繁衍、兵燹,盛大直至消亡一下子涌上心来。我断定,这些黑土就是一个个朝代的生活印证,也是一次巨大的火焰熄灭后的残存。

祺州城是一座牢笼之城。有史为证。祺州城建于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天赞、天显年间,即公元922年至926年。当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征战掳掠,俘获了大批中原、渤海国百姓,“投下州城”,祺州古城便是这样一座城池。

在儿时的连环画中,我见过契丹人。那些留着特殊发髻,眼睛细长的人,坐在马上,手持狼牙棒各个彪悍无比。当时,我视他们为魔怪,仿佛来自遥远的天边。不想,我脚下的这块地方就是他们当年驰骋并享有荣誉的地方。此刻,祺州城内的刺史、县令、百姓仿佛刚从我的身边经过,我被一些牛羊包围着,酒肆的大锅正在冒着热气。

在这个地方呆久了,与久远的际会感越来越强烈。现在看来,中原也好,契丹也罢,还有后来的金、元、清虽种族不同,却本属一脉,大可不必兵戈相见,杀伐无期。看看祺州东门外那条逶迤的辽河,你就会明白这一点了。如果祺州古城是一只装满故事的的瓜,辽河就是脐带。那么,那些远古的和现在的异族人等,便是我的兄弟姐妹。我们共同拥有一个不老的母亲!

城是辽代的,塔也是辽代的。这座高十三丈的砖塔,陡立高岗,千百年来守卫这座城池,从繁盛到衰亡,矢志不渝。因此,距离古城仅仅50米的这个村庄,就有了自己的名字——小塔村。

在康平县辽河西岸,一座古塔,一座古城,一个村庄。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