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十年代生人

简约就是美好,真实就是力量!

 
 
 

日志

 
 

《沈阳晚报》发一小文  

2012-05-08 10:1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阳晚报》发一小文
《沈阳晚报》发一小文

 

                                        种子

 

      小时候,在老家,一过了年,父亲便唠叨起农事。

  东北的冬天,黑得早。吃完夜饭,父亲就坐在稻板子煨热的炕头上翻弄种子。以前奶奶在世的时候,有一个吊在半空的小筐,那是父亲专门给奶奶放点心用的。奶奶走了,那只小筐还吊着。这个时候父亲就把它取下来,从里面拿出一些小包包,破袜子套,破套袖,也有小的粗布口袋,里面装的全是头年留下的种子。父亲把种子倒进小笸箩里,就着昏黄的灯光,一粒一粒地数。把坏种扔下,好的重新包好放回去。大豆、绿豆、小豆、芸豆的种子我是认识的,那些扁扁黑黑的韭菜种,细小轻微的生菜种和茼蒿种,都是那时父亲教我认识的。

  父亲是个碎嘴子,一边选种,一边念叨一些农谚,我掌握的有限的农谚都是那时听父亲说的。比如父亲说,春不种,秋无收,那就该选种了;父亲说,好种长好稻,坏种长稗草,那就是准备去谁家淘换更好的稻种;父亲说,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我就知道该安排我们起粪、筛粪了。父亲说得最多的还是春脖子长,春脖子短之类的话。其实,“春脖子短,农活往前赶”这句东北农谚的意思是说,春脖子短的年份,气温回升快,春天来得早,要抢农活。但在父亲那里,无论春天的脖子有多长,有多短,都不能怠慢,都要早早准备好。

  有道是,一年之计在于春。父亲不会说这句话,但他肯定明白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的道理。这种近似礼仪性对季节的虔诚,膜拜般对土地的期盼,只争朝夕对农事的安排,让父亲的一生有节奏、有韵律、有激情、有奔头。

  而今,我们居住在城市里,离土地越来越远,离季候也越来越远。我们不管春夏秋冬,每天冲锋似地忙碌,有的时候甚至忘记今天是星期几。我们在创造财富的同时,也在享受花钱就能买得来的生活。但我总觉得我们的生活中似乎缺少点什么,这种缺失让我变得很轻、很飘,就像一棵无根的树在风雨中飘摇。

  尽管父亲已经不在了,老家也正在被城市化进程所吞噬,但我还时常回去走一走。春天看一看玉米种到地里后安稳的村庄,秋天看一看水稻收割后码在田里的瓷实。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不由得想起灯下选种的父亲,我的心里便有了底,脚下便生了根。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