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十年代生人

简约就是美好,真实就是力量!

 
 
 

日志

 
 

《辽宁职工报》发一小文  

2012-02-22 13:2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韭》

辽东丘陵地区一年有四个多月在冬天里,除了一些反季节蔬菜和家养的花草,山川是黑的,房屋是黑的,天空也经常是灰黑的。

想要一种颜色来改变心情,几乎做不到。年节里的那点红,在日子急行的脚步中已经无影无踪,余下的日子最难熬。老人们讲,这是个青黄不接的时候,陈年的稻谷吃得差不多了,而新的菜蔬和粮食还没有播种。

当然这是过去的说辞。

小时候,我家的菜地里种有两垄韭菜,房檐下的冰凌开始滴水的时候,翻开盖在上面的稻草,就会看到黄绿色的新芽。那种绿,如雀舌般濡润,让人心疼;像刚出壳的鸡脚,在我儿时的心里反复蹬踏,让我也生机萌发。以后的日子里,我隔三差五就会去翻看一下草帘,而这个动作往往被母亲的呵斥阻止。燕子回来的时候,韭菜能长到半根筷子高,这时草帘是要撤掉的,见了风的韭菜由鹅黄变绿,根根顺拔,就像我最小的妹妹,两年不见就褪掉黄毛,出落得亭亭玉立。

老家有句俚语:“三月三的虾爬,头刀韭;新娶的媳妇,黄瓜妞”,说的是四大鲜。第一刀韭菜割下,家里是不敢独用的。姥姥活着的时候,妈妈总是把这第一刀韭菜挑出一把,切成段,在锅里放上点油,进去一巴拉就出锅,第一个端给老太太尝鲜。然后找来七姑八姨,叔叔大爷,打上一小盆鸡蛋,跟韭菜炒,一大盆鸡蛋炒韭菜上桌,满屋飘香,亲情鲜美。

前几年,闲来无事,我在郊区租了一座民房,之所以看上这座房子,看上的就是房主种四垄韭菜的菜地。之后的每年我都如法炮制,该起垄起垄,该上粪上粪,薅草、苫草帘,我是一样不落,但绝不施药。等第一刀韭菜割下来,带回城里,每个朋友、邻居送上一把,或包饺子,或烙盒子。看到他们大快朵颐我也高兴。

调到省城工作那年,因为走得急,没有跟所有人打招呼,春上,还有人给我打电话,劈头一句就是:韭菜下来没?


《辽宁职工报》发一小文 - 万一波 - 六十年代生人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