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十年代生人

简约就是美好,真实就是力量!

 
 
 

日志

 
 

(原创散文)灯里童年  

2011-02-26 09:50: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居住北方,一年有四个月居住在冬天里。

北方的冬天像沙,粗粝,散漫,无边无际。弄得天空灰突突,山川灰突突,蛰伏久了心情也灰突突。这时候,雪,似乎成了一种景致,就像暗夜里的一束光,让人惊奇。一场大雪过后,北方的冬天也便定格了模样,黑的丘陵,白的雪,简洁得像个孩子。

北方的农民是幸福的。忙完了腊月,就可以耍正月,闹二月,哩哩啦啦到三月了。过春节,正月十五耍灯,二月二吃猪头,过年前杀得一口年猪,从尾巴根开始吃起,一直吃到二月二,春天也就来了。

这段时间,北方有了颜色。年猪的血是红的,泼到大门口,就算是给左邻右舍发了请柬,酸菜白肉火锅一炖,小烧酒一喝,地角旮旯那点事就不算事了,有隙的拆了篱笆,无间的关系更铁;腊月三十儿的对联是红的,窗花是红的,上学的回了,打工的回了,赌气跑了的人回了,对联一贴,封门了,各回各的家,各找各的妈,当妈的这几天天天红着眼睛;正月十五的灯是红的,院子正中灯杆高挑,房檐底下一溜两行,簇新的孩子手里提着灯笼,像一只只萤火虫,连放屁带冒烟地在街筒子里串,脸儿红扑扑,小手红扑扑。

我做孩子的时候,也耍灯。那时候最好的灯是纸糊的灯笼,用高粱秸子扎成个骨架,外面贴上粉纸,里面插上一支红蜡烛就是一盏灯了。做这种等得有两个条件:一是家里得有一个巧手的姐姐,因为大人都忙着办年,没工夫搭理一个孩子,当然,姐姐手不巧也不行;另一个是买纸得花钱,一般人家不会因为孩子的那点屁事花钱买纸的,所以很多孩子没有这个福分。多数孩子的灯是用最普通的罐头瓶做的,找一根木棍,用菜刀刮得圆了,再用手摩挲润了,拴上根麻绳,甩出两个线头,缠到罐头瓶的颈口,点燃蜡烛,向瓶底滴几滴蜡油,把蜡座上,就可以提着到处跑了。

正月十二那天下乡,车过乡镇集市,在路边的街摊看到各似各样的灯。有用来挂的,有用来提的,有圆的,有方的,还有异形的,有的就是亮闪闪的一束花,适合女孩子玩,大大小小红红的摆了一地。时下的灯都是电子的,原理跟手电一样,一摁就亮,这样的灯得来也巧,用着也方便,照现在的收入和物价看,也还算便宜。但是,提灯的孩子少了,提着灯笼走东家串西家的孩子少了。正月十五,我特地到郊区的一个远房弟弟家看看,按我的经验,我去的时间正该是孩子们提灯外串的时间,可整个街道上人影稀疏,灯火寥寥。进了弟弟家门,欧式吊灯下满庭通明,却是一屋子烟气,弟弟弟媳正在跟邻居“搓麻”,他们9岁的儿子已经睡下了,手里的一盏兔子灯还红着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