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十年代生人

简约就是美好,真实就是力量!

 
 
 

日志

 
 

(原创)龙岗子村(组诗)  

2010-05-17 06:5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梨花盛开,一些新鲜事物在肇兴

医巫闾山脚下,整座村子都在开花

五月,一个短暂的花季

有一些秘密从蜜蜂的翅膀下泄出

 

蜜蜂的翅膀鼓荡旷古的风

龙岗子的名字里埋葬一个国度的兴亡

沿着墓道抵达一颗干瘪的心脏

惟闻一声空叹在耳畔回响

 

从慈圣寺的诵经声走出千军万马

萧绰的仪仗过后,还是红尘茫茫

契丹人面罩里落下的一滴泪

在后世的阳光里迅速蒸发

 

多少叱咤归于沉寂

多少伟岸萎缩夯土之下

羊还在吃草,牛还在奔放

一个村子周而复始在梨花中安详

 

寂寞山野

 

为探访几块大辽石刻

我陷入山野

我的脚力赶不上风

只在原地打转

 

大辽的石门露出一丝嘲笑的表情

鸡冠山下深藏着密码

而风不同

溪水也不同

 

不是秋天

没有叶子顺溪流漂下

我分明看见河床上乱石在奔跑

有我的体温沿溪流而下

 

一切都在芽胞中静静地长

我的脚下开始生根

与一只家狗对视良久

终究没有听到一丝犬吠

 

家犬

 

正午的村子,不见人影

一只家犬反复打量我

警觉的目光如临大敌

身子却一动不动

多年以来,我自认是有狗缘的

无论多恶的狗

打几个照面就能混得很熟

眼前的情形也是这样

几分钟的对视后

这条家犬便摇起了尾巴

并且流露出乞丐的眼光

但是我没有东西给它

空空的行囊里只有一杯茶

我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

就是在乞求一个村庄的接纳

我突然明白这只狗的表情

它没有咬我,肯定是

嗅出我血液中散发的玉米味道

 

墓道里的沙砾

 

墓道不长,我却走了很久

我像一颗穿梭时光的沙砾

被大辽的马蹄踏落

又被峡谷的风吹到眼前

我游移的目光

被钉在远古的夯土层上

那里有我熟悉的味道

我跟墓室里的那个姓耶律的人

肯定共有一个母亲

那就是辽东的白山黑水呀

 

无主的羊群

 

在医巫闾山脚下

我遇见一个羊群

它们逐水而戏

把头伸进小溪里喝水

 

这些羊把这样的姿势

保持了多年

无论水草多么丰美

羊群却日见瘦削

 

这是一个从辽河上游迁来的羊群

自从来到这里

它们的主人便忙于开辟更大的牧场

从来没来看它们一眼

 

以至于插在岸边的牧羊铲

已经长成高大的杨树

羊群涉进溪水就再也没出来

固化成河床里的顽石

 

这个无主的羊群

只有在石头的宿命里

等待不远处的墓葬里

主人的吆喝

 

海子的情怀

 

我相信,海子是个自私的家伙

(请原谅我对逝者的不敬)

他只会把人们投进俗世的苦难

自己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在医巫闾山脚下的一条小溪旁

我的判断得到证实

面对五月的花朵和静静的村庄

我也自私地像个守财奴

我不希望有一个人过往

甚至开始嫉妒风,嫉妒树和狗

 

妒火中烧的我

根本找不到下山的路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