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十年代生人

简约就是美好,真实就是力量!

 
 
 

日志

 
 

(转)我看现代诗歌创作 文/刘一彤  

2010-04-22 07:4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诗歌,好像是一个斑驳陆离的迷宫,人在里面很容易被五彩斑斓的表述蛊惑,所以很容易迷失方向,在无病呻吟中沉入孤芳自赏的泥潭。现代诗歌的时空极为辽阔,我们下笔成诗的时候,可以想象自己被赋予了一双矫健的双翼,在诗的领域探寻求索。当我们以锐利的目光发现了目标,诗歌的语言便会在瞬间化为锋利无比的武器,挥舞着震撼甚至一击致命。

    我们生活在城市的钢筋混凝土的建筑中,在生存的压力下已经越来越无瑕顾及那些还会让我们感动的时刻。然而,也许就在那么一个阳光很好的午后或安静的夜晚,我们的心底会涌起温情脉脉的潮水,那是我们不会泯灭的悲悯情怀,总会不经意间被催醒激活。也许,现代诗歌并不拒绝华丽的文字,朦胧不清的意象,一些写诗的人非常喜欢弄进去一些生僻的单词和生造出来的词组,感觉只有让人一下子“不知所云”才能体现出诗歌的厚度。对诗歌的挚爱是所有读诗写诗人的共同之处,但是,爱的不够恰当也会让诗歌笼罩在一层无法拨开的雾气之中。缺乏内涵,没有精神支撑点的诗歌虽然也可能有光鲜亮丽的外表,然而生命力不会太强,流传下去的机会很少;还有人,特别强调“精简笔劲”,在诗歌的语言上大刀阔斧,似乎多上一个字就显出让人无法忍受的臃肿。结果往往是诗歌短的几乎就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读者还会被埋怨想象力过于匮乏。无论是追求朦胧还是简练,我想现代诗歌中最重要的一点应该是情绪饱满,言之有物,特别是要表达出悲悯的情怀,那是诗人善感的心的跳动,也是对社会要承担不可缺少的责任。爱情诗歌是现代诗歌中的重头戏,但是如何在诗情中绽放爱情的花蕾便是一个需要探讨衡量的问题,如果总是局限在男女之间的爱恨情仇难免会逐渐枯萎,这个时候掏出悲悯的心肠便格外重要,爱是伟大的,爱是无私的,爱是需要感恩的,爱的释放温暖了世界,要表达出发自内心的情感,心会悸动,眼中会流泪,那才是爱的本来面目。这是我刚刚创作的诗歌《花儿的爱情》:爱人,面对你我选择沉默|世间的爱总是燃烧似火|可是,爱人|我的火苗永远熄灭|我不能表露自那会将爱亵渎|我的喜悦之中|总是隐藏忧伤和痛苦|也许,爱本来就让人敬畏|沉默不是寡情|巧舌上不会有玫瑰盛开|远远地遥望|看你的冰清玉洁|就好像纤尘不染的云朵|爱人,我就这样沉默着爱你|我会用无言的生命|来为你垒砌一个|可以攀登的台阶|无论你上去还是下来|我都会第一个为你拂去尘埃|我会邀请我头顶的阳光|向你投去关注的射线|就这样沉默着爱你|就像萦绕你身旁的一缕芬芳|你如果毫无察觉|就永远不会厌倦|直到世界的尽头

    我自己感觉表达出了爱的意境,虽然默默无闻但是却爱到了心底,这样的爱首先深深打动了我,我相信读到它的人也会在心灵上有所共鸣。

    诗人的悲悯情怀,不能只是扎在风花雪月的爱情世界,还应体现在对世间万物的生存平等的关注和同情,著名现代诗人万一波的《藏羚羊跪倒在你面前》以敏锐的笔触深邃的思考为我们做出了表率:藏羚羊穿越一枚戒指/远渡重洋,去满足英国贵妇/深渊似的、无止境的、没落/时尚。寥寥几句,我们似乎看到了藏羚羊无奈的眼神,站在风中瑟瑟发抖,自然的和谐是我们人类的梦想,可是恰恰是我们自己要打碎这个美梦。我们在追求工业化,经济增长点,一切都可以被迅速物化,人类的情感不知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冰冷,没有了悲悯的意识,只剩下不断膨胀的欲望,为了维持对欲望的满足,只能去杀戮,采伐,将我们原本美丽的家园变成一片凄风苦雨的世界还一再表白自己是被逼无奈,多么虚伪的人类,多么肮脏的人性,如果没有人出来振臂一呼,我们是否就会闭上眼睛,不看流血的呻吟,睁大眼睛,只看眼前的利益?诗人的出现,就是要来呼吁一下,用他们发自内心的语言来点醒,感化,虽然,他们所能焕发出的能量会很有限,好像暗夜中的点点萤火。《悯农》的古韵我们还记忆犹新,在四川大地震来临的时候,很多平时都懒得动笔写字的人突然都诗意缤纷,无数感动的诗行在网络空间传递;当哥本哈根大会灰头土脸地收场,很多人都在用诗歌表达了自己的忧虑和哀叹,人类难道就这样放弃拯救自我的机会?数字化,机器化,并没有将诗歌清空,相反,那份悲悯的情怀让诗歌重新焕发了全新的生命。用一颗悲悯心看待万物,也许是现代诗歌还能得以薪火相传的必要因素吧。

    现代诗歌发展很快,各种流派写法都在互相交流互有穿插,“写无定法”是现代诗歌的一个特点,所以往往很难来衡量,也是当今高考至今仍然将诗歌排除在外的一个重要原因。按照本人的写诗感受,觉得不应该在诗歌的构词及语言上过度追求华丽或玄虚,而是应该把创作诗歌的重点放在言之有物的“悲悯情怀”上,赞扬真善美,宣扬健康的伦理道德,呼吁人性的回归,保护自然的生态平衡,成为创作中的一个最重要的情感基调。

    怀揣满腹柔情,通过自然流畅的文字,将生动而富于生命的意象一点点打开,别有洞天。诗歌便真的会成为生命中心灵的航标和世界的点缀。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