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十年代生人

简约就是美好,真实就是力量!

 
 
 

日志

 
 

初一到十五(原创组诗)  

2010-03-01 14:5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补丁

 

补丁是衣服上的补丁

现在的孩子也许不知道

补丁是岁月的补丁

现在的孩子看作水洗布上的时髦

补丁是缺油少米的“瓜菜代”

是一代人体格上的缺陷

补丁是轮流上演的“样板戏”

是一代人脑袋里的虚空

补丁是过三个雨季就要重苫的屋顶

是老把式干了一辈子的活计

补丁是村西头“跑腿子”捡回的疯女人

添补的是长夜的贫穷

其实补丁就是衣服上的补丁

是从老娘手上传到媳妇手心里的日子

 

针线笸箩

 

听父亲说,奶奶走的那天

是一个风雨打湿的黄昏

在队里薅草战低温的母亲

扎撒两手稀泥和草茎

上气不接下气跑了回来

一屁股坐在炕席上掉泪

炕头上的奶奶根本没力气看她一眼

使出最后的力气把一个针线笸箩推到母亲面前

父亲说,当时奶奶的那只手

跟针线笸箩一样枯黄油亮

从此,母亲就用笸箩里的针线

(针是奶奶用头皮蹭过的

线只有黑白两种)

没日没夜缝补一家大小灰暗的日子

赶上谁家孩子过满月或者端午

笸箩里就多了些红的黄的绿的蓝的粉的丝线

于是就有伸着红舌的布老虎

垫在邻家孩子头下;一觉醒来

就有五彩丝线结成的绳拴住我们的手腕

这样的日子,母亲就会整天唠叨关于奶奶的事情

 

青花高瓶

 

青花高瓶是一对

是爷爷和奶奶拜堂时用的

帮叔叔搬家的时候

我只见到过一只

另一只怎么也没找到

叔叔说,另一只

在奶奶死的那年就没了

连同里面插着的鸡毛掸子

都不翼而飞。而这一只

是“破四旧”那年

叔叔把它塞进堆满杂物的角落

才得以保全。抱着这只空瓶

我真想看看另一只的模样

 

黄铜烟袋

 

黄铜烟袋,乌木的杆

被爷爷的一生磨得铮亮

父亲不抽烟袋

只吸纸烟,可还是在我成家那年

把它交到我手上

我也不抽烟袋。可时常拿出来摩挲

在三辈子人手里,黄铜烟袋新鲜如初

一锅烟火仍然能够点亮一脉河水

泛出中原青铜打磨出来的光啊

 

大青骡子

 

七二年,哥哥给队里采石

崩断了右手,为了能挣一个整劳力的工分

他没有选择吃救济或者干保管员

而是学会用左手扶犁

跟着一头大青骡子犁地

经过一个春天的耳鬓厮磨,这头骡子

终解人意,不用扬鞭自奋蹄

靠着吆喝就能拉着犁头满坡跑

骡子在前,哥哥在后

春天起垄,秋天压场

哥哥的吆喝能传出十里八坡

七五年夏天,哥哥把一个叫马兰的女人

带回家里,从此,骡子、嫂子

成了哥哥的两件宝贝

我家的日子也在妈妈额头熠熠发光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