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十年代生人

简约就是美好,真实就是力量!

 
 
 

日志

 
 

马兰花(原创组诗)  

2009-04-18 06:2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穿地龙

 

翻遍了村上所有老人的胡须

我也没找到,老家方言里

这种 “龙”的影子。那年清明

父亲在清理祖父坟头时,手

被一种杂草勒出了血,土黄纸

怎么也止不住。顺着滴血的方向

有被父亲扯断了的草茎和茎节间

深扎于黄土里的根须,茎被扯了

可根还在——这就是穿地龙

祖父就是那断了的茎,我跟父亲

是相连的两个茎,每个茎节

都有向着泥土深扎的根须

 

车轱辘菜

 

遍生于荒野、坝埂和泥路上的草

叶柄有筋骨,车碾不死,马踏不烂

在乡下青黄不接的日子,它和苦菜

马齿苋一起拉长了农家饥肠辘辘

的炊烟,温暖着我拐着菜筐的童年

那年,心中有两个太阳,一个

在天上,一个在我的菜筐里

 

马兰花

 

山窝人家,随处可见

韭菜似的叶子丛生墙角

野坡、地头。一滴雨水过后

开出蓝盈盈的花朵,细碎

倔强,点亮山村寂寥的日子

干旱的季节,祖母端着水瓢

颠着小脚满坡跑,给每株马兰浇水

母亲经常在灶前拽起木棍

赶跑在马兰丛中打滚的野猫

我的嫂子打小就喜欢马兰

也有着跟马兰花一样香的名字

祖母、母亲,嫂子

用马兰花的爱,默默地

点亮了山村苦寂的晨昏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