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十年代生人

简约就是美好,真实就是力量!

 
 
 

日志

 
 

收藏与共享--风流歌之二(纪宇)  

2008-09-19 15:43:09|  分类: 收藏与共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再唱风流歌

写风流哟,赞风流,五度春秋,
当年的《风流歌》可曾陈旧?

恋风流哟,爱风流,情满歌喉,
今天唱《风流歌》,谁来带头?

五年呵,大河奔腾,鱼龙竞游,
风涛里奋进着多少飞舟;

五年呵,帆乘风行,船击水走,
激流中一批人才造就--

现实里的"牧马人",算得上风流,
逆境中二十年,把心理学研究;

"当代的保尔",不愧为风流,
在生活的沙漠上开拓理想的绿洲。

华山抢险的英雄,是群体的风流,
在紧急的时刻把壮歌高奏;

如鱼得水的新厂长,是企业的风流,
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挺胸昂首。

是风流的时代哟,时代的风流,
把一曲《风流歌》,播向九州!

此刻,窗与窗对开,心和心通邮,
秋风吹过你,也吹过我的胸口。

一只只鸿雁,把门轻叩,
衔来青山的回声,潮汐的问候;

"风流爱我们,我们爱风流,
朋友呵,新的风流歌何时写就?"

望东西南北中,竹绿松翠花事稠,
再唱风流歌,怎分谁先谁后?

看工农科教文,致力改革争上游,
风流最属谁?难评孰劣孰优。

我思哟,想哟,感到才情不够,
我写哟,改哟,时常捉襟见肘……

苦恼中,一包泥土飞到我的案头,
捧着它,像把祖国河山捧在手。

这泥土,寄自老山前线的壕沟,
土里有誓言,更有战士的追求。

握握它,一块块弹片咬我手,
闻闻它,一阵阵硝烟呛我口。

一道闪电划过我思索的云头,
战士,战士才堪称风流的魁首!

我的心飞向老山,飞向南疆,
顿时,胸中响起了枪鸣炮吼。

我要替战士,唱血染的风流,
第二支《风流歌》,为战士独有!

二、 血染的风流

……血流得够多了,可还在流,
三角带已扎不住我重创的伤口;

……血流得太多了,可还要流,
急救包已难急救我垂危的战友。

方才在写家信,请客血染衣袖,
圆珠笔还夹在他被炸断的手;

刚刚在说北京,转眼弹裂身首,
此生不能去英雄碑前把影留……

我不愿意死,死不瞑目,
不甘心就这样被死神劫走!

我爱生活,爱得情深意厚,'
我想亲人,想得心都颤抖。

战斗间隙,依在坑道闭目神游,
梦幻中又映出心上的镜头:

母亲瞩望着我,伫立在村口,
怎忍心让她的白发再添新愁;

妻子挂记着我,为我担忧,
我作河床,她的爱才能欢快地奔流。

刚出生的儿子不需要我的勋章,
有我,他才会有一个完整的中秋;

我看见了梁大娘,看见了玉秀,
一个花环,怎能罩住千百个坟丘。

猛然间,一阵枪声把我惊醒,
我转身抓起枪,投入战斗--

祖国需要我,她的领土要我坚守,
于是,我把自己的一切都抛在脑后:

以身排雷,为了胜利我敢粉身碎骨,
"向我开炮",我像王成一样大声怒吼!

身绑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拉响爆破筒,和阵地共存共留。

我死了,阵地上找不到我的尸首,
泥土中渗进了我的忠诚和血肉;

我死了,化作老山上白云悠悠,
死也搂着祖国的山峰不肯放手。

祖国,你看见我的遗书了吗?
血染的信封,装在血染的衣兜:

"年迈的妈妈,不要为我把泪流,
为国捐躯,江山不倒儿不朽;

"亲爱的妻子,不要为我把心揪,
愿你重获得幸福,在改嫁之后……

"未见过面的儿子呀,别怨爸爸,
爸爸是军人,军人不能让祖国蒙羞;

"爸爸爱你,爱你妈妈和奶奶,
正由于爱,才使我血洒荒丘……"

三、 两种风流

就在这时候,在你拉响爆破筒的时候,
北海的划船已载不动过多的温柔;

美丽的花伞,轻拂着杨柳,
人面与花影在水面上漂游。

就在这时候,在你身中数十弹的时候,
浦江的石凳已被爱神一条条占有;

喃喃的情话,相偎相搂,
拥抱和接吻使月儿也觉得害羞。

剧场在演《天鹅湖》,梦一样轻柔;
舞厅正跳迪斯科,青春在旋扭……

差别竟然这么悬殊,注定要--
有人流血牺牲,有人安乐无忧!

生活就是如此现实,时刻是--
有人慷慨赴死,有人笑上酒楼。

既然战斗已开,国门要守,
不是我流血,就是你血流;

"那就让我流吧,祖国,
穿一身军装,就要有军人骨头。"

既然门外有盗,必须战斗,
不是你断头,就是我断头;

"那就让我去吧,妈妈,
是祖国之子,就该和祖国同仇!"

你们是清醒的,清醒如高山昂首,
你们是理智的,理智似江河东流。

不就是为了祖国的安全吗?
你们才视死如归,粉身御寇;

不就是为了祖国的安全吗?
你们才披荆斩棘,血写风流。

你吻别刚四个月的婴儿,来钻山沟,
枪林弹雨中把伤员抢救;

同志的伤口连着你的心口,
伤员一声呻吟,你的心一阵难受。

你护理不停,你唱歌不休,
熬红了眼睛,唱哑了歌喉……

梦中,你又听见儿子的哭声,
醒来却把全部母亲的温情献给战友!

你临近复员了,未婚妻频频招手,
妹妹来信说,家乡富得流油……

为你做了家具,为你盖了小楼,
新买的汽车等你回去大展身手。

可战斗开始了,是走还是留?
你把不该你挑的担子抢上肩头!

头顶炮火如网,路面地雷似豆,
你驾驶的"解放"在火海里遨游。

你死了,死在未婚妻望眼欲穿的梦里,
死在小妹妹为你布置新房的时候……

你大学毕业了前程如锦似绣,
为什么又考进军校,重学再修?

女朋友说你"傻",和你分手,
男同学怪你"痴",将"自作自受"。

可你走上前线,带兵战斗,
一块饼干分着吃,一支香烟传着抽。

大学生的价值该怎样衡量,
战争的天平,能称出他们的操守!

此刻,听听他们的心声吧,
生者和死者有些什么要求?

"我最大的愿望是去首都一游,
把笑脸定格在天安门城楼。"

"我最高的索取是得到诗一首,
不要用'傻大兵'来亵渎我的灵柩!"

"社会的承认,是我最高的褒奖。"
"人们的理解,是我最大的渴求!"

"亲人在我身边,打仗何曾怕断头!"
"祖国在我身后,化作尘埃也风流!"

四、 比风流更风流

南疆的风,在我胸中吹,
南疆的水,在我笔下流。

滚烫的老山土,一颗一粒都作证,
血红的木棉花,一朵一枝全开口。

说战士的精神,花也泪下,
讲战争的残酷,山也颤抖。

这是建设时期,人们习惯于伸手,
做一分贡献,应得一份报酬;

这是和平年代,生活布新除旧,
有权力劳动,就有权力享受

战斗是局部的,局部的战斗,
可局部的往往是更激烈的交手。

天涯万里,容易被后方忘在脑后,
论功行赏,不该遗漏却常会遗漏……

只因为,虽然你那方天,弹雨纷飞,
可他这方地,花茂林幽--

发明创造者,可申请专利,
战士的"专利"就是流血抛头!

他超产的五件衬衣得到了奖金,
你排第五百零一颗地雷时被炸飞血肉。

一百个战士慷慨赴死,眉不皱,
为了夺回母亲衣襟上一个纽扣;

一千名勇士严阵以待,雄赳赳,
为了保证祖国一朵花不被贼偷……

男儿的阳刚,女儿的娟秀,
在这里交织成战士的风流;

女儿的风流,男儿的风流,
都踏着硝烟,踏着战鼓的节奏。

是你们,写下了最美的诗,
是你们,扣出了最好的球!

是你们,在酿造生活的美酒,
是你们,保卫着真正的风流。

大地的卫士,你们比大地还富有,
风流的屏障,你们比风流更风流!

人民作证:关于理想,关于追求,
你们的理解比现实高上一筹;

历史作证:关于献身,关于风流,
你们给中国青年带了个好头……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